辣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厄运之女必须死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三章 神罚?(二合一)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三章 神罚?(二合一)

 热门推荐:
    (),

    “大人,我们的人冲过去了!”与此同时,河对岸的北方公国一众大队长与统领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因为轻敌付出了一些损失,但结局还算好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将有机会获得那玛瑙公国的秘密武器。

    只要获得了这秘密武器的样本,那就能带回去让工匠进行仿早,这份功劳绝对不小。

    “考特,对面至少有着四五名称号骑士,等我们的卫兵占据对方河岸,你们几个立即乘坐木筏过去,除了对付那几名称号骑士,也要第一时间将那秘密武器俘获,一定不能让玛瑙公国的人自行摧毁!”哈克带着笑意朝副统领考特和几名大队长吩咐出声。

    虽然他们这只大军并不是超凡骑士团,但作为压阵的统领和几名队长军官却都有着斗气在身。

    比如哈克统领自身就是一名白银中阶骑士,除此之外,那考特副统领是白银初阶,至于其他几名千人大队长,那也是青铜巅峰骑士。

    “是,统领大人!”几名大队长纷纷应声。

    接下来,在这北方公国一众将领注视下,第二波第三波的卫兵也被运送了过去。

    得到了这两波将近千余人的支援,瞬间对岸的北方公国卫兵已经达到了一千五百多人,已经能打得郁金香家族卫兵节节后退,更是有着多余的北方工卫兵试图绕到石桥后方对纳兰特的本部进行前后夹击。

    好在,纳兰特的十几名暴风骑士也不是吃素的,在奎克的带领下直接将石桥周围画为了禁区。

    只要有北方公国卫兵靠近,迎接的便是暴风骑士的无情碾压。

    不过,即便是如此,玛瑙公国这边的败像已经显现,如果再没有其他异变,相信只要北方公国的第四波卫兵抵达,那今天的战局就没有任何悬念了。

    特别是几名北方公国的将领已经站在河边,等待木筏靠岸。

    “纳兰特,敌人太多了,我们开始撤退吧,否则等到更多敌人靠岸,那就来不及了!”

    这时,丝黛拉和鲍里斯雷尔三人神色凝重来汇聚到了纳兰特近前。

    几人身上都有着血迹,丝黛拉那原本的雪白斗篷更是已经染红。

    很显然,既然先前的战斗非常激烈,而且已经感觉到局面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再等等,你们继续撑一会儿,我还有武器没拿出来,如果不行,我们在再撤退!”纳兰特却是还不想退,他还想要继续支持一会儿。

    “还有武器?”丝黛拉和鲍里斯、雷尔不明白纳兰特的意思

    这样的局面,恐怕就算再来五架弩车,那也同样无法挽回劣势了,毕竟敌人已经登上岸了!

    “是的,马上你们就能见到了!”

    说着,纳兰特朝着土丘上看去,正好见到五架投石机装填完毕。

    咚咚咚!

    而就在三人不知该相信纳兰特,还是劝他离开之时,后方的山上猛地传来了咚咚的闷响声。

    砰砰砰!

    啊啊啊!

    而在那闷响之声过后,在石桥两侧的河岸边上更是来了重物落地的声响,伴随着的还有大片的凄厉惨嚎。

    “这是……投石机?”三人扭过头的时候,正好见到那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石块从天而降,砸落在北方公国还未来得及靠岸的人群身上。

    随即才惊愕地发现了土丘上那前所未见的投石机。

    不。

    投石机可不长这个样子。

    在他们印象中,无论是大型投石机还是小型投石机,最过明显的外观是基座必须宽大结实,投臂也必须粗长。

    最最重要的是,投石机的前段必须有配重物,否则无法将石头抛出。

    “不叫投石机,这叫投石车!”纳兰特就知道几人会是这样的反映。

    有着弩车的前车之鉴,这段时间他把投石车藏得很严实,都是拆分了放在马车上,所以就连丝黛拉等人也不知道。

    “投石车?那纳兰特,它们是如何发射的?刚刚的杀伤力开起来和小型投石机没有任何区别啊!”三人奇异地看向纳兰特。

    “我这投石车因为形状的问题,所以没有使用配重发射,而是如弩车一样,靠魔兽的皮筋来达到发射的目的。”

    “不过,我这投石车虽然携带方便,发射速度也相对较快,可它也有着缺点,那就是威力不算大,射击距离也比较近!”

    “纳兰特,其实我还是觉得尽快撤离才是最佳的选择,而且现在有着你这几架弩车和投石车,更应该先将它们撤走,避免落入北方公国手中。”

    不过,让纳兰特没想到的是,丝黛拉知道他这投石车后,反而更加坚定了立刻撤离的想法。

    因为,即使有着投石车加入,很可能也无法改变占据,因为此刻登安的敌人已经足够多了。

    “我……”闻言的纳兰特刚想解释什么,不过下一刻石桥对岸又出现了新的状况。

    “杀!”

    “不好,纳兰特,他们又增派支援了!”

    对面的哈克也见到了山坡上突然出现的几架投石车。

    这几架投石车一轮齐射就收割了他百多名属下,虽然这让他无比心疼,可反而更加激发了他一定要立即拿下纳兰特等人的想法。

    因为无论是弩车还是投石车,在他看来这都是前所未见的宝物。

    所以,他立刻下达了增兵的命令,这次再次派出两千名直属卫兵准备从桥上开始猛攻,并且还分派了两名拥有青铜巅峰实力的大队长在其中。

    准备石桥和木筏队伍双管齐下,用最快的速度攻破纳兰特等人的防线。

    一时之间,北方公国队伍气势如虹,宛若洪流般压得郁金香家族这边的队伍节节后退。

    即使有着投石机的加入,但战斗的天平依旧牢牢把握在北方公国的手中。

    特别是石桥上这里没有床弩和投石车的支援,仅凭雷蒙等野蛮人苦苦支撑,如果再让混杂其中的两名北方公国的超凡骑士靠近,恐怕石桥也要易主了。

    “纳兰特走吧!”

    “对啊,纳兰特,再不走恐怕所有属下都走不了了!”

    顿时,丝黛拉和鲍里斯几人齐齐朝着纳兰特相劝出声。

    这样的局面,除非是上次山谷中那边荣光之神眷顾,否则不可能在坚守。

    “他们以为这就要赢了?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无知!鲍里斯,丝黛拉,你们以为我说的新武器是投石车么?那只是其中一样,真正的新武器后在后面,你们看好了!”

    先前纳兰特所说的武器,自然不单单是投石车,否则敌我双方已经交织在一起,就算他有着一百架投石机也无法放开手脚使用。

    对着三人交代了一声,纳兰特便不再多解释,而是用行动做给他们看。

    “大石头,跟我来!”纳兰特大手一挥,直接带着还没登场过的亲卫前往了石桥,然后来到了雷蒙等人的身后。

    此刻,这石桥上已经被挤得密密麻麻,哈克为了得到纳兰特的秘密武器,就算再大的伤亡也在所不惜了,只为以最快速度消灭纳兰特等人。

    “所有亲卫听令,拿出手雷!目标前方石桥上的敌人,一轮抛投!”

    纳兰特没有犹豫,直接朝着大石头等人下达了命令。

    而闻言的十名亲卫直接从腰那一条布袋上取下了一颗十厘米直径左右的圆形铁疙瘩。

    随即,几人拿着引火物吹了吹,然后将铁疙瘩上的引线放在了引火物上点燃。

    ……

    ……

    丝黛拉和鲍里斯等人见到这一幕,虽然有些焦急,可纳兰特先前的话语如此郑重,几人只能凝眉等待纳兰特这最后一次尝试。

    如果这一次还无法挽回局面,那他们就算是硬来,也要绑着纳兰特一起撤退。

    呲呲呲!

    而在丝黛拉几人的注视下,只见纳兰特那些亲卫手中拿着的铁疙瘩被引火物点燃,随即立刻呲呲冒出了白烟与火星。

    “这是什么?难道……难道是上次的烟花?”

    “可烟花虽然响亮,但也只能暂时吓到敌人吧?”

    鲍里斯倒是对纳兰特的烟花印象深刻,因为这玩意犹如晴空霹雳一般上次算是大放光彩。

    不过,此刻的鲍里斯反而更加疑惑了,上次纳兰特可明明说过烟花只是看着吓人,却无法对人照成伤害。

    在他想来,暂时吓住敌人也没有,反映过来后同样会开始进攻。

    而丝黛拉和雷尔其实也与鲍里斯有着同样的想法。

    “投!”而就当他们不理解纳兰特究竟想做什么的时候,前方的纳兰特再次下达了命令。

    “喝!”

    随着他的命令,十名野蛮人亲卫纷纷抛出了手中冒烟的铁疙瘩。

    而且他们投得还颇为默契,每个人抛投的距离都不相同,沿着石桥桥面从近到远每隔五六米就有一个。

    而那边北方公国的卫兵们也发现了突然从天而降的铁疙瘩,原本众人以为是投石机朝他们攻击来了,还吓了一跳。

    可最后发现这东西一点力道都没有,就算砸在头盔上是那也只是当得一声,连疼痛都无法带给他们,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这是什么东西?”

    这时,一名混在人群中的青铜骑士正好看到了脚边那黑黝黝的圆形铁球,见到上面还冒着火星子,当下好奇捡起朝着身旁的同伴询问。

    “我也不知道啊……”

    轰隆隆!

    而就在这两名青铜骑士话语还没说完之时,那手中黑黝黝的铁球猛然炸裂开来。

    随之,在这大桥上就传来了欲聋的轰响,比之晴天霹雳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在爆响出声的瞬间,先前还说话的两人连带周围一众北方公国卫兵便如纸片人一般被掀飞,朝着四处飞散,不少人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就被掀飞到了河中。

    随着这声震天撼地的爆响,周围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然后两岸的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战斗,有些发蒙地看向石桥。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先前那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只是个开始。

    就在众人不知道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之时,桥面上再次传来轰鸣巨响。

    轰隆隆!

    轰隆隆!

    并且这震天爆鸣还不止一声,而是仿若暴风雨之时接连不断的雷鸣一声接着一声。

    伴随着轰响,在两岸敌我双方的注视下,那石桥上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一处一处被掀飞,场中腾起一股股巨大的白烟,仿若神明降世一般可怖。

    这一刻,时间仿佛被定格住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在这原本喊杀声整天的大河边上,竟是出现了落针可闻的寂静,唯有一缕缕秋风吹拂吹过周围草丛发出轻微的声响。

    时间一秒秒过去,当石桥上的白烟被微风轻轻吹去,那五六十米长的石桥终于重新落入众人眼帘。

    当众人看清那桥面上的场景,全都有了一股窒息的感觉。

    原本那密密麻麻至少聚集了两三百人的五六十米石桥上已经没有了一名站立的人。

    有的只是满地的尸体与还在哀嚎惨呼的卫兵,这些卫兵满身是血在捂着身体不断打滚。

    而他们还算幸运的,更多的北方公国先前却是被掀飞到了水中,此刻全部沉入了河底。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神罚么?”

    一时之间,众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他们呆呆地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力量才能造成出如此可怕的场景。

    其实不光是北方公国的众人难以置信,就连郁金香家族这边的所有人也是不明所以。

    “这……这还是烟花么?说好的不会对人体照成伤害的呢?”鲍里斯有些瑟瑟发抖,口中低声喃喃着。

    先前那两名青铜骑士抱着黑色铁疙瘩的一幕他看得真切。

    没想到就在下一刻,那铁疙瘩忽然爆发,然后那两名青铜骑士就在他的注视下被掀飞,然后掉入了大河之中。

    甚至鲍里斯都见到了两人被掀飞时,那身上的衣服被震碎,其中一名称号骑士手臂更是直接被炸飞的一幕。

    想到这,鲍里斯不由打了个寒颤,要是这铁疙瘩在他面前爆炸,他无法相信这究竟是什么悲惨的模样。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杀啊!荣光之神眷顾我们了!荣光之声眷顾我们玛瑙公国了!”而在所有人发愣之际,纳兰特却是大吼一声响彻全场。

    “对啊!荣光之神眷顾我们了,荣光之神降下神罚了,大家快杀啊!”一时之间,郁金香家族的卫兵们纷纷转醒,随即士气大振,开始疯狂反击。

    原本他们已经渐渐陷入包围之中,可这神明眷顾立刻让他们见到了希望。

    相比于郁金香家族这边犹如有如神一般,北方公国一众卫兵的斗志却是在纳兰特呼喊的那声‘荣光之声降下神罚了’之后瞬间被瓦解。

    先前桥上的模样众人尽收眼底,以往他们何曾见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现在听到纳兰特的话语,他们真的是将这当成了荣光之神对玛瑙公国的眷顾,对他们北方公国的神罚。

    如此一来,既然连神明都眷顾敌人,那他们的战斗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获胜的可能么?

    难道等着神明继续降下神罚?

    “快跑啊!荣光之神降下神罚了!我们快跑!”

    一时之间,原本气势汹汹的北方公国大军立刻开始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