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药神赘婿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第二章 天神之祭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第二章 天神之祭

 热门推荐:
    :(),

    大雪纷飞,唯有那间人来人往的小酒馆点着灯,为这雪白的大地点缀上了些许烟火气息。

    “听说了没?一个月之后,雪黎族要在冰沧峰举办百年一次的天神祭,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事!”

    “天神祭?那不是雪黎族历代相传最神圣的仪式吗?如此隐秘的消息,你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酒馆之中,有着三两位喝酒取暖的客人正聊得热火朝天,丝毫没有顾忌到外人的感受。或许是因为他们所说的事情过于奇特,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放低声音,整个酒馆内几乎只剩下他们几人的声音。

    打扮成普通旅人的林陨也在其中,他轻抿着手中的温酒,神色漫不经心地听着这几人的谈话。

    “嗨!如果是以往的天神祭,像我这样的小人物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可偏偏这次的天神祭与以往不同,雪黎族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居然自己主动散播出了天神祭的消息。我听说,雪黎族人似乎还特地邀请了苍狼国上上下下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甚至,就连国主好像也在邀请的行列之中!”

    “连国主也邀请了?雪黎族的葫芦里到底是在卖着什么药?他们雪黎族早就背叛了苍狼国,归顺大秦天朝,这所谓的邀请对于国主而言岂不正是一种挑衅吗?还是说……他们仗着有大秦天朝作靠山,居然连国主都不放在眼里了?”

    “谁知道呢!反正这都是大人物才关心的事情,像我们这种人就老老实实地去凑热闹好了,长长见识也好,也别指望能有什么大作为。”

    其中一人摇头叹道。

    “这位仁兄,你的意思难道是在说天神祭谁都能去?”

    酒馆中,蓦然有人惊声道。

    那谈话的几人都是仙府境左右的修为,虽说在苍狼国也算得上是一方强者,但跟那所谓的天神祭规模相比来说却是微不足道。

    “兄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谁知下一刻,那人却是陡然站起身来,笑着向四面的客人拱手道:“雪黎族人早就放出消息,此次天神祭乃是他们族群自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届时会有真正的天神意志降临九州大陆,可谓是普天同庆!这雪黎族虽然可恨,但他们此次却是大方得很,居然声称要解除冰沧峰内所有的禁制阵法,任凭天下人出入。”

    “按照他们的说法,天神意志降临,便是祥瑞。届时哪怕不能近距离瞻仰天神意志的圣姿,只要在冰沧峰的地界之内,都有机会能够天神意志的福泽恩赐。诸位只需想一下,像我们这样资质平庸的人,若是能够碰上这等百年难得一见的机遇,岂不正是千载难逢的福分吗?”

    那人的修为虽然不高,说起话来却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就连林陨都不禁高看了他一眼,心中却是在暗自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个托儿吧?若是普通人得知这等好消息,还不得藏着掖着?谁都希望能够独占好东西,又怎么可能甘愿把好事分享给其他人呢?

    更何况,此人特地选择在龙蛇混杂的酒馆内毫无顾忌地说起这件事情,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他是在刻意传播消息。

    不少人眼中都露出了狐疑之色,他们显然是在怀疑这人到底有何居心。

    “诸位不必有所顾虑,在下孔汉,乃是天机阁的外编弟子。”

    谁知下一刻,那人却是忽然笑道:“这些消息正是由雪黎族刻意委托天机阁散播出去的,消息的真假与否我们天机阁其实也不太清楚。但至少我可以代表天机阁向各位保证,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由雪黎族人亲口传出来的。”

    “至于是否真的有天神意志降临,福泽天下,还是得诸位亲自见证之后才能见分晓。”

    这一番话说完后,那自称“孔汉”的人便潇洒地拿起手中的一壶温酒,自顾自地走出了酒馆外。

    他倒是丝毫不在意旁人异样的眼光,也不担心有人会对他动什么歹意。他那一脸自信的表情,显然是笃定没有任何人敢来动他。

    无因其他,只因他是天机阁的人。哪怕只是天机阁的外编弟子,没有名正言顺的身份,他也可以完全无视各种来自外界的威胁。

    这就是天机阁的底气!

    论硬实力,天机阁在诸多顶尖势力中绝对算不上是傲视群雄,但也绝对是排名前列的存在。不仅如此,天机阁手上还掌握着九州大陆最大的情报网络,哪怕是一些绝世强者的各种私密隐事,甚至都被一一记录在册。

    如此具有威胁性的势力,按照常理来说,肯定是不应该留存于世的。可偏偏天机阁的人个个都神出鬼没,极为擅长隐匿逃遁之术,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能够查到他们的踪迹。自从千年前天机阁出现以来,就从未听说过有人查出过天机阁总部的真正所在。

    哪怕你是像剑皇无尘或是大秦皇帝那样的绝世强者,在不知道敌人所在的前提条件之下,拳头的力量再大也是没有地方去发挥。

    好在天机阁一向都处于完全中立的立场,从不结交或是得罪任何一方大小势力,始终保持着真正的超然地位。甚至,就连灵药总盟都未必能够像天机阁这般做到绝对的中立,自然也就对任何势力产生不了什么威胁。

    兜兜转转上千年的时间,天机阁早就打造出了金字口碑。但凡是天机阁贩卖出来的情报消息,几乎全都是正确的。只要银钱灵石给得到位了,天机阁自然会给你想要的任何情报。

    在九州大陆,天机阁特殊的地位绝对是独一无二,又不容任何人忽视的。

    “原来是天机阁的人!”

    “既然如此,看来雪黎族举办天神祭的消息大概率是真的了。只是不知道雪黎族到底在谋算着什么,或许有着惊天阴谋!”

    “别自作多情了,你是什么身份和实力?人家雪黎族还没有沦落到要算计你这种弱者的地步,是非真假到时候去一次冰沧峰自然知晓,没胆子就别去。”

    “混账东西,你敢再说一遍?”

    “不服?来战!”

    酒馆内顿时变得一片混乱,乱糟糟的场景让老板头疼欲裂,连忙劝起了架。

    另一边,林陨却是不动声色地离开了酒馆,他想去追寻那个自称天机阁弟子的人,从对方身上得到更多关于天神祭和雪黎族的消息。

    可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他才刚踏出酒馆没几步,那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就连雪地上都没有留下半个脚印,至于那人的气息更是变得虚无缥缈,散落在这附近的任何一处角落。

    无法追踪!

    这等逃遁隐匿的手段,的确是相当高明,甚至就连精神力强大的林陨都只能束手无策。

    “天机阁,还真是不简单。”

    林陨暗道。

    回想起以前跟天机阁之人打交道的经历,每次要么就是对方主动找上门来,要么就是之前留下过什么特殊联系的方式。否则,无论林陨他怎么寻找,都不可能找得到天机阁的人。

    这就是天机阁能够在一直平安无事屹立于九州大陆的凭仗!

    哪怕只是一个仙府境修为的外编弟子,也拥有着神乎其技的手段能够成功逃脱,不让任何人追踪到自己。

    好在,林陨已经得到了最重要的情报,就算找不到那个叫孔汉的家伙,也是无伤大雅的。

    雪黎族很快就要举办什么天神祭,届时恐怕就连苍狼国国主都可能会出席,偏偏这个时间还正好卡在了两国大战的敏感时期!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简单。

    虽说这件事情对林陨来说影响不大,但终归是跟童炎有关,而且他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天神意志。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的存在吗?

    林陨不知道。

    九州大陆也没有人能够解答这个问题,至少目前为止,还从未有过任何关于神灵的记载。就算真的有,恐怕也早就被那些顶尖势力给严格管理了起来,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得知。

    林陨决定去冰沧峰走上一遭,以他如今的本事,就算真的有什么异常也有信心能够全身而退。更何况,没有亲眼看到童炎平安无事,他总是有些放心不下。反正石岚那边短时间内也未必会有什么事情,有熊山族的人暗中保护她,宫星芷又忙于应对两国之战的事情,自然没有功夫去对付石岚。

    以林陨对宫星芷那个女人的了解,已经没有血祭价值的石岚,对她根本就是毫无价值。

    既是一个毫无价值的人,她又怎么可能会特地花功夫去追杀呢?等两国之战平息下来之后,宫星芷有的是机会找石岚的麻烦。要知道,像这等聪明绝顶的女子,绝不可能会做出任何无意义的选择。

    “也不知道夜孤寒那家伙怎么样了……”

    一提到宫星芷,林陨就不禁想起了既是曾经的白寒擎,又是如今的夜孤寒。以那个家伙的实力,他倒是不担心前者会有什么危险,他纯粹只是在想白寒擎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再度出现在他面前。

    毕竟,也只有白寒擎才有机会能够去制衡宫星芷那个可怕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