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网游动漫 > 甜厨宠妃 > 章节目录 第五第十八章

章节目录 第五第十八章

 热门推荐:
    :(),

    搬进院子前,安溪是找人将院子清扫干净的。

    如今只需要卸下包袱,装饰其中就好了。

    一切收拾妥当,安溪给安逸写了一封信,是要寄到北边的。

    信中内容如是。

    “哥哥,如今我带着娘亲妹妹搬离了村子,来到了我们在镇子上的新家,你不用担心,这买院子的钱是我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赚来的,如今买下院子,也所剩无多了。”

    “院子不大,但是比我们之前住的旧房子大多啦,娘亲一个人住一间,我跟小娈住一间,还有一间留给你。”

    “初到新家时,娘亲高兴的不行,我从来没看过她这么开心,当然,小安娈最为激动。”

    “还有还有,我们终于摆脱了全氏一家,过上我们自己的日子啦,我想着盘个客栈做生意,但是我知道我现在的钱不够,不过我会努力的。”

    “最后,哥哥不用担心我们,我会照顾好娘亲和妹妹的,还有就是,我们都很想念你,希望你能尽快收到我的信,并回寄一封,好让我们了解你的情况。”

    “哥哥,记得啊,你一定要平安归来,记得啊,不能食言,不然我拼了命也会过去找你的!”

    写完,安溪将这封信署上名字包好,到时候寄出去。

    虽然知道,待这封信到达安逸手中,恐怕也是过去了好几个月吧,可是这也没办法,古代的通信就是这么的落后。

    好了,她要做些好吃的,到时候就在家里的附近临时摆个摊子卖,赚点钱。

    “溪儿,在屋里面干嘛呢?出来吃饭吧,娘给做好了。”

    莫氏敲了敲安溪的房门,不知道安溪在里面捣鼓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出来。

    安溪闻言,将信放好,轻快道。

    “娘,我来啦。”

    推开房门,很自然的挽住莫氏的胳膊,撒娇道。

    “娘,今天你给我们做了什么好吃的啊,我可太久没有吃娘做的饭菜了。”

    这倒是真话,自从安溪厨艺暴露,莫氏就没有下过厨。

    “都是大姑娘了,还跟小孩似的。”

    “嘿嘿,在娘的面前,我永远都是孩子,我才不要长大呢。”

    ……

    因为安溪一家搬走了,村子里也寂静了一段时间。

    而安得来更是经常藏在已经没有人住的安溪家里,时时刻刻监视安白莲的近况。

    包括她何时起身,何时吃饭,何时动怒,何时被家里奴役着干活,他统统都看在眼里,盘算着于他最有利的下手时间。

    又一次,他隐匿在安溪的旧家里,紧眯着双眼盯着全氏一家。

    只见全氏给安白莲甩了个白脸,呵斥她乱吃鸡蛋,导致安冬瓜少吃了鸡蛋。

    安白莲气不过,第一次质疑全氏。

    “祖母,我也是您的孙女啊,我跟冬瓜一样都是您的孙子辈,凭啥他吃好喝好不用干活,而我累死累活还不能吃点好的,这不公平!”

    “呵忒!公平?”

    全氏吐了一口唾沫在安白莲身上,黏糊糊的唾沫泛着一种臭味粘在安白莲的胸前一侧。

    安白莲有些嫌恶的嗅着那臭味,一件件衣裙好好的就这么被脏了,她以后是万万不会再穿了。

    “就凭你是女儿身,而我冬瓜是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根本,你也配拿自己跟冬瓜比?”

    全氏冷言冷语道,似乎觉得这是什么天大好笑的笑话,还有人质问她这个。

    不过她还是得敲打敲打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女的。

    “再说,我是缺你吃的还是缺你穿的?让你干点活就要死要活?你也不想想二丫的命运?你比她幸福多了,知足吧,不要老是把自己拿去跟冬瓜比,就因为你是个女的你就没这个资格!”

    安白莲努力憋着鼻子,险些窒息,她现在迫不及待赶回房里换下衣服,哪里管全氏都说了什么难听的?皱着眉头敷衍道。

    “祖母我知道了,我先回房里了。”

    话落,快步走回房里,来不及关紧窗前余留一指宽的小缝隙,就快速的脱下自己身上这件被脏去了的衣裙。

    她背对着窗,褪下衣裙,露出光滑白嫩的后背,以及绿色的肚兜。

    她黑长的头发放下,与那白嫩光滑的背部相映,让人不由遐想连篇,流连忘返。

    躲在隐蔽处的安得来看红了眼,努力克制身体的欲望,生生的将那撩拔不停的欲火压了下去。

    一阵风吹开了窗,惊到了安白莲。

    她赶忙穿进合身的粉色衣裙,捂着衣襟快步感到窗前,眼神四周观察,发现没有人才放心的将窗重新关上。

    这次是关的严严实实的,一条缝都没留。

    安得来有些失望,看着那如闭门羹一样的窗,有些气急败坏。

    但他知道,好的狩猎者是禁得起寂寞的,他能够隐忍,等到猎物放松警惕时突然出击,这猎物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笑话!

    他有耐心陪她玩,这圈套得慢慢下才有意思!

    到时候,进了圈套的兔子,还不是任他随意处置?

    这般想着,安得来嘴角浮起一丝阴笑,隐匿在黑暗中,悄悄的攀爬了出去,不惊动任何人。

    夜半。

    安老头频繁的咳嗽声特别刺耳,王氏被他吵醒,十分不悦。

    只是见他越咳越厉害,她也不放心,哪怕再不悦,还是得起身点起一根蜡烛。

    蜡烛在黑夜笼罩下的室内里散发着淡淡的浅黄色微光。

    “怎么了?怎么咳的这么严重?”

    如今王氏正是心烦意乱,安老头的烟瘾是越来越严重了,抽烟也止不住的咳。

    安老头咳出了眼泪,浑身痛苦的不行,微弱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我,我恐怕不行了。”

    王氏一听,眉毛一跳,呵斥道。

    “别老想些有的没的,你这不是好好的吗?你一直以来不都这么咳?我给你倒杯水喝,润一润喉咙就没那么咳了。”

    安老头喝着水,猛的一咳嗽,咳出了血来,惊的王氏不敢说话。

    她赶紧拍了拍他的后背,希望这样可以缓解他的咳嗽,让他舒服一点。

    “老婆子,我是说真的,这次,恐怕我不行了。”

    他的声音很微弱,似乎使不出力气来,每说一句话,他都要重重的咳嗽几遍。

    王氏眼睛漫上泪水,一时难以接受,她对安老头是有感情的。

    或者说,这世界上唯一予过她温暖的人,就是安老头吧。

    如今这么一个人要走了,她心里自然是难受的不行的。

    安老头勉强一笑,握住她的手,轻声说话。

    “老婆子,我知道,你这辈子受委屈了,也,也是因为这些委屈,你才变成这样的人,我,我从来不怪你。”

    王氏无声的留下两行泪水,紧紧握住他枯槁无肉的手,那都是枯槁的皮来的,哪里有肉?

    “二丫,二丫这事,是我们对不住她,也,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二丫的事,确实是我做错了,一时鬼迷心窍,连女儿都卖掉,我简直不是人啊。”

    王氏突的嚎啕大哭起来,泪水泛滥成灾,说起二丫,她现在心里隐隐作痛。

    “我,我要不行了,你,你去叫得来。”

    安老头的声音微弱的不行,如果不是王氏凑近他嘴边听,怕是听不出来他说的什么。

    如今知道他要将来儿招了过来,她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她哭着允诺,第一次这么的听他的话,顺从他的意志,她一直对他都是凶巴巴的,就像母老虎一样。

    “好,我去叫来儿,我去叫来儿。”

    王氏推开门,一股冷风蹿了进来,安老头咳嗽的更猛烈些了。

    王氏赶忙将门掩好,哭哭啼啼的去敲安得来的房门。

    安得来正做着与安白莲的美梦,正做到关键时刻却被扰醒,一时有些生气。

    但听着王氏哭啼的声音,以及哭喊着什么。

    “来儿你快出来看看你爹,你爹不行了,来儿,听到没有,别睡了,来儿。”

    安得来瞬间惊醒,忙从被窝里爬了下来,推开门险些撞歪王氏的鼻子。

    他心急如焚道。

    “娘,我爹怎么了,怎么回事?”

    “你爹,你爹烟瘾犯了,咳嗽的不行,刚刚还咳出血了,他,他,他要没了。”

    两人赶到,安老头努力抬着头看了安得来一眼,什么话都来不及说,便走了。

    “爹,爹,爹你醒醒,爹。”

    安得来跪坐在床边,重重的摇安老头的躯体,想要把他唤醒。

    只是木已成舟,已成定数。

    王氏哭着瘫软在地上,毫无形象。

    安得来喊着喊着一滴眼泪滴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