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网游动漫 > 甜厨宠妃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五章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五章

 热门推荐:
    :(),

    “娘,我们到啦!”

    安溪率先跳下车,然后将小安娈抱下来,再扶着莫氏下车。

    “辛苦您了大叔。”

    安溪朝架牛车的大叔明亮一笑,又多给了他一块碎银,才将车上的行李抱下来。

    “姑娘,这银子你给多了。”

    大叔接过银子,目露犹豫之色道。

    “不多的,您收下就是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大叔递给安溪一个感激的笑容,便架着牛车缓缓离去。

    莫氏环视着周边的环境,只觉得这条小街很安静,偶尔有几个小孩在嬉笑,为这宁静的小街增添了些热闹。

    “娘,这儿你可喜欢?我可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个地方的,实话说,我也蛮喜欢这儿。”

    莫氏点点头,笑道。

    “挺好的,娘也很喜欢。”

    推开院子的大门,莫氏看着里面的布局,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她知道,这些都是真的。

    安溪微笑着领着莫氏和安娈两个,巡视着自己的院子,一边为她们细心介绍。

    小安娈不注意,两小兔跳了下来撒开腿就跑,似乎也在雀跃新环境一般。

    ……

    夜深人静,月影重重,层云叠嶂,忽有夜莺鸣啼。

    今晚是二丫极其少数睡得安心的一晚。

    因为那个老男人并没有回来。

    想到他丑陋的脸跨坐在她身上做着不可描述的恶心事时,她就忍不住的干呕。

    她有很多次想过,就让他死在外头好了,如果河水能如愿在他打渔时将他吞没就好了。

    一夜难眠,她一边睡着一边心声诅咒他快点死去,好让她重拾自由,如果她获得自由,她是打死也不再回安家村的!

    刚眠不久,一声巨响将她惊醒。

    二丫赶忙坐直身子,眼睛直直的看向屋门。

    他带着浓重的醉意踹开了房门,走路七扭八歪的,一路朝她走来。

    “臭娘们,还不快去给我倒杯水喝?”

    他挥手将床上的二丫推下来,转而自己浑身不在意的斜躺下来,嘴巴咂舌着,嘀咕着。

    二丫有些气氛的爬起来,看了一眼他,眼睛里的嫌恶肆无忌惮。

    胡乱倒了一杯凉水,灌进他嘴中,管他会不会呛到。

    男人被呛的从醉酒状态中惊醒,他恼怒的扫开二丫,连忙咳嗽起来。

    碗里的凉水也被洒在他胸襟上,整一个人有些狼狈。

    “你是死人吗?连喂个水都能喂成这样?是久没打你,皮痒了?”

    男人这时已经酒醒,他仿若毒蛇般的双眼攥紧着二丫。

    二丫脸上煞白,恐惧的心在颤抖,她有些后悔刚刚自己的冲动之举。

    她慢慢退后,与他拉开些距离。

    男人怒极发笑,虽然他已是花甲之年,但因常年打渔,气力是不小的。

    他站起身,一把将二丫抓了过来,用手薅住她的头发,再抓着她的头对着墙撞去。

    “臭婊子,老子买了你可不是为了让你给我使眼色的。”

    “要怨就怨你那个娘,老子自问没有对不起你,供你吃穿,买你回来你可曾哪一顿没吃过鱼?”

    二丫的额头淤红流血,老头依旧不满意,抓起抽人的鞭子去抽打二丫。

    听着她痛苦的哭喊,他就越开心。

    “竟然给我摆臭脸?是活腻歪了,要不是你长得年轻,还禁打,我早就把你卖到烟花之地去了。”

    二丫被他打的皮开肉绽,苦苦哀求,这如地狱般的折磨,让她想一头撞死。

    男人嘿嘿一笑,将嘴凑近二丫,嘲笑道。

    “你看,这你就乖了,你就是非得被我狠狠的打一顿你才会乖,越说老子越气,买你回来这么久,鸡都会下蛋,而你,连鸡都不如!”

    老头抽红了眼,一把丢掉手鞭,撕碎二丫的衣裳,进行惨无人道的蹂躏。

    “痛,好痛,”

    二丫痛苦的呻吟,老头的性//趣则越高,能往死里折磨她,就往死里折磨。

    二丫昏厥了过去,再次醒来,看到自己遍体鳞伤的身体,红的青的紫的,还有身下火辣辣被扯开的痛,让她难以移动半分。

    老头不知何时已经离开,桌子上放着一条待宰的生鱼。

    二丫抱紧身子埋头默默流泪,热泪滴在伤口,疼的她眉头紧锁。

    她慢慢移动自己的身体,昨晚那身衣裳已被撕碎在地上,她重新找了一身完好的粗布衣穿上。

    拖着疲累不堪的双腿,每迈一步,好像在钻心的疼。

    她咬牙忍着,给自己烧了一大桶热水,将自己泡在里面。

    热水浸泡布满伤口的肌肤,刺骨的痛感再次钻了进来,透彻的温水上,缓缓浮上淡薄一层的红色。

    她疼痛的睡了过去,热水的暖流洗涤着她的身体,却无法洗涤她的心灵。

    暖流拥住她,二丫缓缓入睡,睡梦里有她,也只有她。

    深渊处的魔爪抓紧她的脚丫,将她拖进了深渊。

    不知道泡了多久,二丫被冷醒,桶里的热水已凉,她撑着木桶边缘起来,换上刚刚那身衣裳。

    额头的淤青很痛,甚至有些眩晕感。

    但是肚子里的饥虫的叫嚣声更甚,她看向那条鱼,把它拎到砧板上。

    正拿着刀要对它开膛破肚,忽的想到,自己的命运,更这砧板上的鱼又有何不同?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为鱼肉,我为鱼肉,她心里默念,而后挥刀重重扎进鱼身。

    ……………………(不知道会不会被404em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