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不良人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兵制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兵制

 热门推荐:
    (),

    “臣惶恐,当不得陛下谬赞。”

    苏大为一脸诚恳的行礼道。

    这一下,李治反而被气乐了。

    “朕那是夸你吗?你这……恬不知耻。”

    李治怎么会不知道,苏大为这是故意的,故意摆出一副唾面自干的样子,反正李治不论说什么,就是一句谢陛下夸奖。

    李治实在是对苏大为这副模样给弄得没脾气。

    发火?

    气大伤身,哪有那么多火。

    何况他生气,倒有大半是装给人看的。

    殿中的许敬宗等人,向苏大为投来的目光,倒颇有几分复杂之意。

    说这苏大为少智吧,他这心态是当真好。

    多少人在李治一瞪眼之下,心态就崩了,丑态百出。

    苏大为这二皮脸和唾面自干的本事,倒颇有几分程咬金的浑不吝,装疯卖傻,假痴不颠的,让人火没处发。

    “东台侍郎,你与苏大为说说,朕为何要按住那些军士的封赏,朕是否是刻薄寡恩之人?”

    郝处俊本来还在嘴角带笑,被李治一点,脸色微变,嘴角抽搐了一下。

    心知自己方才替苏大为说话,没逃出李治的眼睛。

    这解释陛下对府兵的政令,可不是轻松的活啊。

    说得好,无功。

    说得不好,只怕还会惹陛下动怒,甚至被抓到把柄。

    不过已经被李治点名,他也无法托脱。

    能走到这个位置的,都不乏智慧。

    郝处俊站出列,先向李治行礼,然后轻轻咳嗽一声,这位五十多岁的老者,轻轻抖了抖衣袖,向苏大为道:“苏少卿之前在百济,久在军阵,所见所闻,自然都是军士们的难处,可你不知道……陛下和朝廷的难处。”

    “愿闻其详。”

    苏大为向郝处俊拱手,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管有理没理,硬着头皮也要把这事掰扯清楚。

    弄清楚李治对唐军赏赐苛刻的之所以然,对自己,和军中的袍泽也有个交代。

    若能稍稍改变李治的主意,能稍微厚待一些兵卒,那便是善莫大焉。

    郝处俊,安州安陆人,滁州刺史郝相贵之子,前侍中许圉师外甥。

    早年失去父亲,知礼能让,好读《汉书》。

    是贞观年间的进士,得吏部尚书高士廉看中,授著作佐郎,袭封甑山县公,人称为郝甑山。

    李治即位后,迁吏部侍郎。

    辅佐李勣讨灭高句丽有功,拜东台侍郎。

    也就是说,郝处俊并不是一般意义的文官,他多少是知兵的。

    在李勣征高句丽的时候,他担任的便是后勤调度之工作,熟悉府兵和大唐兵部、吏部情况。

    因此李治点他出来向苏大为说明,眼光还是挺有一套的。

    这也是李治的本事,会用人。

    “苏少卿先前说到兵卒的赏赐问题,那苏少卿知道现在我大唐有多少兵吗?”

    “这……”

    苏大为犹豫了一下:“只知有几十万兵卒,具体的人数我……不知。”

    郝处俊点点头,接着道:“我大唐以府兵为主,同时还有北衙禁军、兵募、边军,以及不脱产的地方团练,苏少卿可知?”

    苏大为:“……”

    知道个屁。

    府兵他是知道,禁军就是左右领左右府,知道一点。

    边军……

    嗯,应该有吧。

    至于其它所谓兵募,团练,他就有些懵逼了。

    “就说府兵制本身,苏少卿应该清楚,全国折冲府最多时有六百三十四所,每所按上中下三等,为千二百人,至八百人不等。

    若按均数算,全国大致有兵员六十三万。

    这里还不算许多配套的机构,和后勤辅兵。

    若全数算上,只怕数字还要翻上一翻。

    而要提供这些折冲府的辅助和军事储备,全国同时将有数百万人,投入军事。

    我大唐如今人口近一千七百万,以户部和兵部计,若保持府兵的满员,全国上下,将有三百余万人,要投入脱产备战。

    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听到这里,苏大为脸都绿了。

    按人口比例,也就是大约六分之一的国民,要投入军事机构,而且是高强度的备战。

    就算大唐府兵是采取轮换制,常年也保持一半的人在役。

    那也是上百万人,脱产为军事服务。

    随时有战事,随时就得上战场。

    还不算战损减员那些后续的事。

    这对农耕时代,任何大帝国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沉受的包袱。

    是,大唐富庶,万国来朝。

    可再富,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苏大为明白,郝处俊这是在以列数字的方式,提醒自己,大唐如今无法再保持开国时的重赏厚赐。

    “陛下,东台侍郎,道理我都懂,我相信军中的袍泽也都明白朝廷的难处,可是有些事,我以为不光是钱财,比如对兵卒的荣誉,对伤残病死后的抚恤,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这个问题很复杂,苏少卿,你看到的,只是兵卒待遇,但朝廷要考虑的,是万世之法,是长久。”

    郝处俊轻叹一声:“之前我负责后勤调度,支援英国公征高句丽,所以看到许多,有些事,并非你想像的那样简单。

    如果按过去的方略,先不说哪有那么多田地可封赏,就说战后的抚恤,你知道为数万人的抚恤,又需要动员多少人力物力吗?”

    郝处俊双眼凝视着苏大为:“我算过,若一战有五千人的损伤,为其后事和家人抚恤,安抚,需费钱粮将是募兵的数倍,负责此事的官员,需要两百人左右。而此后至少十年,都需要占用朝廷大量精力去完成这些工作。”

    停了一停,待苏大为消化后,接着道:“如今的朝廷,无力做到尽数安抚,若不能一碗水端平,不若全数作罢,只发抚恤钱,其余不论。”

    这话,听着就有些冷血了。

    意思很简单,大唐朝廷如今没有那么多钱和人手,去常年累月做这种没有“回报”的事。

    苏大为心绪一时难平。

    他深吸了口气道:“并不是没有好处,将士在前面杀敌,都希望能得到奖赏,无后顾之忧,如此才能奋勇。

    东台侍郎说朝廷的难处,我理解。

    但太宗时是如何办到的?”

    “时移世易,太宗时,我们还有足够的田亩,战事也不如现在频繁,而且一战灭东突厥后,缴获颇丰,且数年可以休养生息。”

    这话说得有些隐晦,但苏大为还是听懂了。

    首先太宗时,天下还有无主之田。

    但是现在,基本能分的田,都分完了。

    在大唐境内膏腴之地,是找不到良田可赏赐给军功贵族了。

    至于偏僻角落,你说有没有田,那肯定是有。

    但苏大为不至于傻到提这种问题。

    换任何时代,大城市的房子,和十八线农村的破土坯房,价值天差地别。

    就唐代的生产力,给赐了犄角旮旯的地,也没人会去种。

    而且郝处俊之前的话说明了,与其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令基层生出攀比和怨望。

    不如一刀切了,大家都没有,也就无话可说了。

    再则,太宗李世民时期,灭掉东突厥,属于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有充足的时间休养生息。

    但是到了李治朝,大唐四面扩张,也四面轮战,府兵无日不战,永无休止。

    作战环境和强度不一样。

    不像以前,能抢到那么丰厚的战争红利。

    四周的敌人,富庶的,已经被大唐胖揍和搜刮过一轮了。

    以前大唐的钱,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现在四周人口不是穷,就是大唐的蕃属,这种战争财越来越难挣了。

    而且随着帝国摊子铺得越大,就越显现出边际效应。

    各项开支成本,呈几何数的上升。

    一句话,以前打仗是赚钱的。

    现在打仗是赔钱的。

    钱不够用,人手也不足,那就只能因陋就简。

    什么府兵荣耀,抚恤慰问,现在统统从简。

    站在国家的层面,这种做法,足够无情,但是很实用。

    国家的钱和资源总是有限的。

    另一头多了,这边就得少一点。

    再说太宗朝时朝廷简仆,太宗带头提倡节俭。

    到了如今李治朝,大明宫立起来了,大唐长安,万国来朝。

    你要它节俭,它也回不去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看着苏大为站在那里默默无语的样子,郝处俊又加了一记暴击。

    “我再说一件事。”

    郝处俊轻咳一声,老眼微微眯起,轻拈胡须道:“以前府兵之所以百战无悔,皆因为立在均田之上,如今一来大唐已无那么多良田可赏,二来,当年的那些兵卒,还是兵卒吗?”

    “此言何意?”

    苏大为微微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当年的兵卒,现在应该都有田产。”

    “是啊,当年开国的府兵,都已经是军功贵族,他们的后人,还能如开国时,那样奋勇杀敌吗?”

    郝处俊及身边的上官仪、许敬宗对视了一下眼神,大家眼中都有一丝无奈。

    “其实纵观史书,开国都是武德最盛之时,皆因历经战乱,剩下的必是青壮,都要挣扎求存,或者挣一份前程。

    但国家安定下来后,这些人,有能者,都封公侯,成为贵族。

    在一二代后,哪怕再如何厚赏,也做不到开国那样精锐。

    战力每况愈下。”

    苏大为终于认同的点点头:“东台侍郎说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