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王冠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章 不愧军神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章 不愧军神

 热门推荐:
    (),

    抵达撒儿都鲁。

    纵马来迎接黄昏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意料之中的大舅哥徐辉祖,还有一位则有些出人意料,竟然是狗儿大监。

    看见黄昏这大阵仗,两人都哭笑不得。

    这里是漠北深处,你带这么多女眷,万一出点什么事,这可都成了别人的女眷了,也是心大,转念一想,大明雄师在此,谁敢造次。

    因为人多,徐辉祖没注意到权氏,倒是狗儿眼尖,看得很清楚。

    愣了一下。

    不着痕迹的给了黄昏一个眼神。

    黄昏微微颔首,示意不用担心。

    权氏让朱棣看见也无妨,让他对朝鲜女子有点期望,然后再失望,然后他就会觉得还是徐皇后好,这样才能确保徐府在大明的地位。

    至于是不是会怪自己抢走了权氏……有的是正儿八经理由怼他。

    黄昏呵呵一乐,对两人道:“有什么事没,有事赶紧说,没事我就要赶紧钻帐篷找补瞌睡去了。”

    一路星夜兼程,车马颠簸,加上身边有妖精,哪曾睡过正儿八经的好觉。

    徐辉祖看向狗儿。

    狗儿叹了口气,“你先和徐将军叙叙旧罢,我得去吩咐人给你加两几顶帐篷,还得去给陛下说一声,看他什么时候召见你,顺便把公主殿下带过去。”

    之前以为黄昏大概就带两个西域妖姬,哪知带了这么多。

    好家伙,就黄昏这一堆人,得七八顶帐篷。

    还把宝庆公主带过来,是嫌这边的事情不够乱不够多么,陛下现在忙得团团转,哪有时间和心情陪失忆了的宝庆。

    因为在大明雄师掌控区域,乌尔莎和穆罕穆拉不用一直跟着,加上都是家眷,在这只有男人的军营里,不能抛头露脸。

    是以徐辉祖着人赶着马车去朱棣给黄昏划出来的帐篷区域。

    没办法,草原没城镇,找着一处有水的地方? 就能安营扎寨? 地方大得很,是以随军出征的官员? 只要不是领兵和督兵内臣? 都住在朱棣中军大营帐周围一里之内,方便召见。

    徐辉祖和缓缓并肩而行。

    黄昏问道:“怎么回事? 听说你这次北征,没怎么赢过? 听说最后反击的功劳? 还都被李远和火真两人抢了去?”

    徐辉祖笑了笑,“别听那些流言流语,我的功劳陛下心里明镜,当然? 一直在溃败也是事实? 所以陛下还没办法奖赏我,再当然一点,我也不在乎那点奖赏,能领兵打仗就行。”

    不是徐辉祖自夸,如果不是一路佯败? 根本没有时间给朱棣实施大迂回战术,还有个重要因素? 能实施大迂回战术,方便面功不可没。

    阿鲁台并不蠢? 猜想过朱棣会用迂回战术,只不过算一下时间? 觉得朱棣不会那么快——实际上徐辉祖也是这么算的? 按照他的预估? 朱棣迂回成功应该比实际上花的时间多三天左右,他率领的七万人,大概要因为粮草殆尽还得再死一两万人。

    但没想到朱棣竟然提前了三天!

    三天,决定了战局。

    三天时间,足以让阿鲁台大捷之后再从容撤退逃出迂回圈——当然,徐辉祖绝对不会让阿鲁台把他的阵型凿穿。

    只不过徐辉祖和阿鲁台都没想到,朱棣迂回如此之快。

    要知道迂回战术最耗体力,而且在前期粮草要跟上,只有到后期才会带足够的干粮急速行军,而运粮草最是缓慢。

    所以说这三天时间,完全是靠方便面抢出来的。

    黄昏:“……”

    感情咱这大舅哥也有钢铁直男的一面,倒算是和朱棣臭味相投,问道:“你怎么就知道陛下一定你知道一路佯败的苦心孤诣?”

    徐辉祖呵呵一笑,“陛下如果不知道,你这会儿来就是给我坟头上香了。”

    一路大败而无降罪,真以为靠徐皇后能保命?

    保不住的。

    其他将军和士卒也不同意。

    但是也不好奖赏,因为徐辉祖佯败的真相,只有他一个知道,所以最后李远和火真都因为反击挡住了阿鲁台逃窜而获功,徐辉祖落了个功过相抵。

    黄昏颇有不解,“大舅哥,我就奇怪一件事,你当时佯败,为什么就笃定阿鲁台一定相信是你指挥的能力有误,而不是计谋了。”

    徐辉祖笑了笑,终究还是压抑不住得意,大笑起来。

    黄昏一头雾水。

    笑罢,徐辉祖才道:“这就要从去年榆木川那一场包围战事说起了,你大概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曲折,我就给你直说了罢,当时那场战事,你移交兵权其实很关键,并没有贻误战机,但为何最后还是贻误战机了?其实是我故意的,在故意错失一些战机的同时,我还在最后时刻选择了硬撼马哈丹的骑军,而不是合围全力剿灭,知道为什么吗?”

    黄昏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徐辉祖笑道:“因为我在去年就看了出来,陛下今年一定会北征,而我也笃定陛下会用我,当然,陛下如果不用,我会让长姐,甚至让你去说情,所以我相信我会在今年出征漠北,而要想一举歼灭阿鲁台,硬对硬几乎不可能,因为他的大军一旦溃败,跑起来咱们根本追不上,那么就只有拖住他,而让一部大军保持溃败态势就极为重要,但又要让阿鲁台相信不是延敌之计的话,就要确保溃败的这一部领军将军能力确实不足,也只有这样,阿鲁台才会对这一部出击,所以我去年在榆木川故意不全歼马哈丹部,就是为了这一着棋,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黄昏听得口瞪目呆,弱弱的道了句大舅哥你这么厉害,咱那姐夫知道吗?

    姐夫自然是朱棣。

    徐辉祖笑得舒心,知道与否并不重要,我徐辉祖并非贪功之人。

    黄昏是真的震惊了。

    天纵奇谋!

    徐辉祖这一步棋简直是伏笔千里的草蛇灰线,毫无痕迹可循,别说自己现在被震惊到了,只怕朱棣知道了这个真相,也要拍案而起惊呼一声此乃大明霍去病。

    不对,应该叫大明卧龙!

    巧了。

    我就是凤雏。

    朱棣这老小子竟然同时得到了卧龙凤雏,该他小子吹牛皮了啊,以后下了黄泉地府,和那群帝王在聊天群里,也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