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二卷VIP卷 第44229章 完整

第二卷VIP卷 第44229章 完整

 热门推荐:
    熟工就是让人这么放心,所以招工都招有工作经验的。

    宁舒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虚空,第一时间冲进了伐天的房间,“胳膊好了没有,好了没。”

    伐天正在跟瑾己下棋,五子棋的那种旗子,非常简单。

    即便是这样的五子棋,瑾己依旧被虐杀,毫无反手之力。

    “等会,我下完棋再说。”伐天看了一眼宁舒说道,又对瑾己说道:“你已经想了很久。”

    瑾己泄愤似的咔嚓咔嚓地往嘴里塞东西,颤颤巍巍伸出手,犹豫了很久,终于挪动了棋子。

    伐天很快持吃掉了瑾己一颗棋子,瑾己顿时瘪嘴,都要哭唧唧了。

    宁舒在旁边看着抓心挠肺的,挤开了瑾己,“我来。”

    “你别来,我是在锻炼他的思考和思维,你来干什么?”伐天直接把宁舒拨开,“重新来。”

    宁舒:……

    你懂不懂我焦急的心里。

    瑾己并不想下棋了,现在又要重新来过,他推开宁舒,“你,泥奏凯。”

    宁舒只能在旁边抖腿咬指甲,看着瑾己下棋简直要人命啊。

    “你下,你下这里。”妈哒,这是什么智商,看得人干着急。

    “观棋不语真君子,别说,你扰乱了他的思维又要重新来过。”伐天说道。

    宁舒只能忍着,那么久没胳膊,这一会也等得起,再说了,又不是真的胳膊,激动啥,我不激动。

    你倒是下呀,在这里下,你真蠢,急死个人了。

    宁舒只能骚扰伐天,她叹气对伐天说道:“伐天,妈妈想谈恋爱了。”

    伐天拧眉,“谁是妈妈?”

    好吧,伐天不认妈了。

    伐天:“你想谈恋爱,小世界里小鲜肉很多吧。”

    宁舒叹气:“我也想谈,但人家看不上我,而且宿主的样貌性格年龄完全无法确定。”

    伐天:“你突然发春了?”

    宁舒捂脸,“就是没有什么生存压力了,于是就想喝喝奶茶,看看电影。”

    伐天头上冒出了问号,“你没钱买奶茶和电影票吗,非要打着恋爱的旗号。”

    宁舒竟是无言以对,这是买奶茶和电影票的事情吗?

    宁舒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下了几个钟头的五子棋。

    她的内心已经折磨成一片荒芜了,当伐天说结束的时候,宁舒和伐天简直都要相拥而泣了。

    太好了,终于结束了这炼狱一般的五子棋了。

    伐天拿出了一条雪白的胳膊,胳膊栩栩如生,宁舒伸出手一摸,很有弹性,有温度,触感跟真的一样。

    指甲粉润,宁舒对伐天竖了一个大拇指,“伐天,你手艺太棒了。”

    以前的耗子多粗糙啊,简直就是随便捏吧捏吧就,放手里团了团,完全不管好不好看。

    小耗子可……真惨。

    伐天说道:“整条胳膊上都是神纹,累死我了。”

    宁舒连忙狗腿地给他锤肩,“你幸苦了,谢谢,现在该怎么装上去。”

    伐天:“你自己装呗。”

    宁舒笑嘻嘻:“我怕自己装不好,糟蹋了你的心血。”

    胳膊刚装上的时候,宁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慢慢的接口开始酥酥麻麻的,又痒又有点疼,血肉慢慢融合在一起。

    到后来有感觉,宁舒弯了弯手指,手指只是缓慢地弯了弯,很迟钝,不过多试几次迟钝的反应就改善了。

    “我说过了,这种假肢到底比不上原装的。”伐天说道。

    宁舒练习握拳,“已经很好了,反应还可以,最重要的是这只手很漂亮,很漂亮!!!”

    跟她的左手差不多,根本看不出来是假肢。

    伐天看着宁舒的迷惑行为,最后叹了一口气,又开始描摹神纹了。

    有了一条胳膊,宁舒就开始搬东西锻炼手臂灵活性,要么跟着伐天一起描摹神纹。

    当然,她描出来的神纹根本不是神纹,是一些歪七扭八乱画的团,就像一个小孩子的涂鸦之作。

    做一些细微的动作就明显看出来差距了,控制不住,比如要画一条直线,手有点抖,而且一不注意划拉一下,线条就划出了图纸。

    只能慢慢训练。

    立人从世界树里出来了,看到院子里又出现了一棵树,走过去仔细观察,似乎不是世界树呢。

    “咔嚓”一声,头顶有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抬头一看,看到一个脑袋大的椰子裂开了一条裂缝,还有液体从缝隙里滴出来。

    他抹了一把脸,闻了闻滴在脸上的液体。

    噫,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像口水又带着一丝丝的生理性臭味。

    他妈哒。

    立人走进客厅,看到宁舒说道:“外面的椰子裂开了。”

    “耶,裂开了,要破壳了。”宁舒瞬间扔下手中的笔,跑到了树下,盯着椰子。

    椰子正在滩水,一滴一滴地滴下来。

    宁舒:“该不是坏掉了吧?”

    怎么玩外面流水呢?

    宁舒伸出手想要接点水研究研究,立人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接,有点臭。”

    宁舒光束缩回了手,“臭味么,什么味的臭味?”

    立人:“……你可以闻一闻我的脸。”

    宁舒凑过闻了闻立人的脸,噫了一声,捏住了鼻子,“是有点臭。”

    她对出来的伐天说道:“我怀疑里面的生灵已经狗带了。”

    伐天拿出了榔头,宁舒赶紧阻止,“你干啥呢?”

    “当然是敲开。”伐天说道。

    “破壳要靠生灵自己的力量,别硬敲。”宁舒赶紧阻止,伐天咋这么暴力呢,怎么能硬敲呢,要轻轻地敲。

    宁舒用手拍了拍椰子,“你要还活着,吱个声,弄点动静,不然就硬砸了。”

    椰子一动不动的,裂口滴滴答答地滴水。

    宁舒转头对伐天说道:“我赞同你,硬砸了吧。”

    宁舒话音一落,椰子里发出沉闷的咚咚咚的声音。

    是椰子里面生灵弄出来的声音,宁舒顿时说道:“看看,还活着呢,等他自己慢慢弄出来吧。”

    伐天收回了榔头,盯着椰子看,表情有些沉重和阴郁。。

    宁舒说道:“别担心,就算死了,咱们可以红烧,不过这玩意好像是转基因,估计味道不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