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居心叵章测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居心叵章测

 热门推荐:
    :(),

    长孙淹觉得狠憋屈,自己的谋算落空了不说,还白白得罪了韦家,只从韦挺传话让他牵来“跪灵”就可以看出,京兆韦氏对于此事之愤怒,往后两家纵然不至于你死我活,却也是铁铁的死对头。

    尤为重要的是太子的反应。

    即便这位殿下再是软弱,可有人谋害他的肱骨之臣,为何却能够这般隐忍?难道不应当是恼羞成怒的给于回应,严厉惩罚韦家以彰显储君之威严、维护麾下之功臣么?

    然而现在太子居然主动给韦家赐下白绫以示哀荣,双方之间本应出现的冲突并未发生,这与长孙淹的预想大相径庭。

    现在已经不是朝局乱不乱得起来、他能否从中渔利的问题了,而是自己很有可能同时面对太子与韦家两方面的怒火……

    事情怎地会变成这个样子?

    长孙淹有些憋屈,更有些沮丧。他一直自诩文武双全,只不过时不我与,因为出身之缘故导致被几位兄长压在头上,有志不得伸展,才华不能展露,只要能够给予他一个机会,必定一飞冲天,绝不亚于房二等人。

    然而自己先是谋害了长孙濬,又意欲搅乱朝局从中渔利,却尽皆未能取得预想之成果,甚至前者还多有鄙陋,埋下不少隐患。

    真是太难了……

    一旁的长孙湛见到兄长居然站在那里发愣,连忙悄悄捅了一下,低声提醒道:“四兄,该去灵堂内祭拜了……”

    “哦!”

    长孙淹如梦方醒,知道这会儿不是沮丧的时候,形势出了偏差,往后怕是后患无穷,更需慎重对待。

    忙带着两个兄弟,在韦家仆从的引领之下来到灵堂。

    到了灵堂前,迎面便见到一身玄色衣袍的荆王李元景从灵堂内走出,韦挺陪在身边,两人略微低着头,边走便低声说话。

    长孙淹三人忙避在一旁让出道路,躬身施礼:“吾等见过荆王殿下。”

    “嗯?”

    正说这话的李元景抬起头,见是长孙淹兄弟三人? 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旋即敛去,颔首道:“原来是长孙家的几位郎君? 好好好?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各个都精神得很? 赵国公后继有人呐,哈哈。”

    然后负手大步离去。

    他这句话听上去似乎是夸赞? 也许是客气? 但是听在长孙淹耳中,却总觉得满满的都是嘲讽……

    韦挺目光从长孙家三兄弟面上掠过,冷然无表情,亲自将李元景送去一侧的跨院歇息。

    长孙湛有些不满? 低声嘀咕道:“这韦挺吃错药了不成?先是让四兄前来跪灵? 已然失礼之极,眼下却又对吾等视若无睹,简直不知所谓!四兄,咱们家何曾要看他们京兆韦氏的眼色?不若这就回去吧。”

    长孙家素来是关陇领袖,而京兆韦氏虽然与关陇贵族起家之初并非同根同源? 但是由于势力皆在关中一带,所以盘根错节难分彼此? 曾经也是关陇门阀的一份子。

    在长孙家最为辉煌的年代,京兆韦氏伏低做小? 长孙家之号令莫有不从。

    如今韦挺这等冷态无礼的态度,自然让长孙湛等人甚为不满? 认为这皆是因为陛下对长孙家予以打压? 长孙家的势力不如以往那般权倾朝野? 所以反过来试图攀咬长孙家一口,以向陛下效忠。

    “呸!反复无常的小人,狗眼看人低!咱长孙家就算再是落魄,又岂是京兆韦氏可以相提并论?”

    长孙净也骂骂咧咧。

    唯有长孙淹心虚,明白韦挺之所以这般态度,皆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谋算,害得他不得不逼死妻子以保全家族。若是这个时候韦挺依旧能够执礼甚恭、笑容满面,那才是见鬼了……

    “咳咳!人家骤逢丧事,心神震荡之下礼数不周,亦是情理之中。吾等若是这个时候挑礼,岂非被天下人耻笑?走吧,灵前祭拜一番,人家既然不待见咱们,稍后离开便是。”

    长孙淹安抚几句,带着两个兄弟进了灵堂,在灵前三鞠躬,又恭恭敬敬的上了一炷香,这才从灵堂退出。

    不少牵来吊唁的关陇门阀子弟见到三兄弟,都主动上前见礼,只不过此地非是寒暄之所,故而也仅只是相互见礼,颔首致意之后便即离开。

    这时候韦挺将李元景送去跨院,命家中奴仆好生招待,折返回来。

    长孙净心中不满,略微拱手:“姑丈且去招待宾客吧,吾等兄弟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也就不叨扰了,这便离去。”

    韦挺却看都不看他,盯着长孙淹,冷声道:“拙荆乃是长孙家之女,固然非是嫡出,却也有着长孙家的血脉。此番暴卒而亡,四郎难道就没有几分悲戚之情、愧疚之心?”

    长孙净蹙眉,不满道:“姑丈这话说的简直毫无道理。姑母去世,吾等自然悲伤,可人死不能复生,难不成还要吾等在这里痛哭流涕嚎哭不已,才能算是悲戚之情?而且姑母暴卒,吾长孙家未曾登门跟你们韦家要个说法已经算是通情达理、宽宏大量,何以还需吾家有愧疚之情?”

    韦挺不说话,只是盯着长孙淹。

    长孙淹强撑着面容不变,拱手道:“姑丈乍逢噩耗,痛失至亲,心情悲怮吾等能够理解。只不过饭不能乱吃,话更不能乱说,希望您能够冷静一些,好自为之。”

    言罢,带着两兄弟扬长而去。

    韦挺冷冷的看着三人背影走出府门,这才回头走进灵堂,招待前来吊唁的宾客。

    ……

    晚上,韦家灯烛高燃、亮如白昼,哀乐奏鸣。

    跨院之内,脱去孝衣换上一套寻常衣衫的韦挺难掩疲累哀伤之色,拈起面前的酒杯,对坐在对面的李元景道:“在下精疲力竭,不胜酒力,王爷尽兴就好。”

    呷了一口,放下酒杯。

    李元景摇摇头,也喝了一杯,嗟叹道:“人生最为悲怮之事,无过于幼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人之际遇,唯有天定,非人力所能左右。贤弟乃才智卓越之辈,自当宽慰自己,不要钻了牛角尖。逝者已矣,生者却还要活下去。尤其是贤弟身系韦家之门庭,更应当早日从悲伤之中走出,振作起来。否则岂不是让那些害了尊夫人的鼠辈贼子得逞?”

    韦挺清癯的面容顿时一僵,震惊的看着李元景。

    “贤弟毋须如此,宫里宫外,拢共也就那么大的地方,那么些人,这种事哪里还瞒得住人?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不过本王还是要提点贤弟一句,太子此番看似大度,实则未必如此。房俊乃是太子身边的肱骨之臣,说一句‘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亦不为过,太子之位能够坐到今日,房俊功不可没。这样一个信服亲信,且依为臂助的臣子被人谋害,太子岂能无动于衷?眼下好像宽恕了尊夫人之过错,不过是为了稳定朝局而已,这笔账定然一直记在心里,对景儿的时候,总是要清算的。”

    李元景给韦挺添了一杯酒,语气沉重,一副推心置腹的神情,显得很是为韦挺担忧。

    韦挺默然不语。

    这种话不好接,荆王的心思固然从来不曾披露,但是观其以往之做派,其野心似乎也不小,若是说错话,极有可能误入彀中。可心中却也承认荆王的话语很是有道理,似房俊那等对太子万分重要之人,若是有人意欲谋害,太子岂能无动于衷?

    无论做给房俊个样子看一看,亦或是杀鸡儆猴,都不会轻易放过韦家。

    李元景瞅瞅韦挺的脸色,便往前凑了凑,上前微微前倾,盯着韦挺的眼睛,低声道:“这世上唯有千日做贼的,何曾见过千日防贼的?贤弟若想韦家代代传承、世世显赫,那就不能坐以待毙,而是要主动出击。”

    韦挺目光一闪,沉吟良久,方才问道:“如何主动出击?”

    李元景便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