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上将爹爹贼霸道 > 全文阅读 结局篇:尘定埃落定,那一抹风华绝代

全文阅读 结局篇:尘定埃落定,那一抹风华绝代

 热门推荐:
    本站启用新域名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 "tf8" sr"ttp:vp.t98..&s0&b139&300&120&bl0&bb0&ls0&&f&bk"><>

    结局篇:尘埃落定,那一抹风华绝代。

    更新时间: 0:54:34 本章字数:9537

    转眼,三个月,这三个月对于绯月来说,应该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吧。爱蝤鴵裻

    财经新闻几乎每天都在播放着世界著名企业的兴衰变化,尤其是全球顶级美女盘手得墨忒耳更是被传得沸沸扬扬。

    喂,事情怎么样了绯月对着视频。

    对面的是得墨忒耳,很明显美女也有疲倦的时候,不过眼神依然很亮,闪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主子,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的一笔,不过据我这段时间的行动来看,他的财力远不止这一点。

    绯月心里也明白,但是就算是这样,战斗已经开始,半途而废,损失会更多。

    我知道了,让宙斯小心行事。

    是,老大,放心吧

    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在绯月和莫羽扬准备很充足的情况下,对方依然用让人惊讶的手段,迅速复苏。

    虽然他们的损失并不大,可是却让绯月也不得不忌惮。

    夏天的夜晚是闷热的,绯月在书房盯着电脑,好久都不会动一下。

    小宝在门外看着老妈那愁容满面的样子,小眉头蹙了蹙,然后跑下楼。

    吴嫂,给我老妈送点解暑的东西吧。

    如今的小家伙已经六岁了,笑容更是很少见。

    小少爷,我刚要送去,冰镇的绿豆汤,你要喝吗吴嫂擦擦手从厨房走出来。

    谢吴嫂,不用了,我出去走走。

    虽然冷气很强劲,但口却有点堵得慌。

    拉开门走出家门,外面热气扑面而来,让人顿时全身黏腻腻的。

    本来想叫小贝一起出来的,可是那丫头早睡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最近迷上了跳舞,买了一张跳舞毯,整天跳个不停。

    走到前面的额公园,坐在秋千上随意的轻轻荡着,不远处还有一群老头老太太在跳着健美,虫鸣和知了声,让这个夜晚依然那么热闹。

    不经意间,他好似听见了一个呻吟声,然后就起身走过去,好像在旁边的花坛处。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痛苦的蜷缩在地上,表情扭曲。

    小宝走过去蹲下身,老爷爷,你怎么了

    唔,药,我的药。老人颤抖的手指指着自己旁边的黑色包包。

    他拿过包包,打开来看都里面有两个白色的小瓶子,举到他面前,哪个

    大,大的。

    从里面倒出两粒药,给他喂到嘴里,然后用力扶着他的身子,让他靠在后面的花坛边上。

    很久,老人才缓过气来,但脸色依然苍白。

    谢谢你,小朋友。

    没什么蹦上花坛,坐在冰凉的水泥边缘,一双小腿悠闲的摇晃着,爷爷身体不好吗

    老人沉默了两秒,才点了点头,是啊,爷爷的病了,很重的病。

    那爷爷没有家人吗这么晚了,身体不好还是要在家里安全一点。

    在家里他还有家吗爷爷没有家人了。

    这样啊。他点点头,突然觉得这个老人很可怜,看起来好老啊,头发都白了。

    小宝不远处有人喊他,是绯月。

    哎,在这里。小宝跳下花坛,看着老人,爷爷,我要回家了,你注意身体啊。

    说完没等老人的点头,就冲着绯月那边跑过去。

    老妈,干嘛啊。就出来一会。

    回家啦,你爹地带的冰淇淋蛋糕,这么晚还往外跑,一个小孩子多不安全啊。绯月拉着儿子的小手慢慢的走回家。

    老人羡慕的看着两人的背影,两行浊泪,毫无预警的滑落。

    小月儿

    老板身后,几个黑衣人出现在老人的面前。

    会酒店吧。他默默的站起身,声音里面的沧桑让人听了心情沉重。

    是,老板。

    很快,旁边一辆加长的房车驶来,老人坐进去,要下车窗,最后看了一眼,很快消失在公园内。

    小宝坐在沙发里一脸满足的吃着冰淇淋蛋糕,绯月和莫羽扬在一边说话。

    他回国了。这是惊云今天给他的消息。

    回国绯月大惊,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吧。

    怎么会这样。她喃喃自语。

    对了,其他的事情怎么样了莫羽扬问。

    大体上还可以,损失并不是很大,其实我很奇怪,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说到这点,两人都沉默了,对于那个十多年没见的男人,她可以说陌生的好似路人了。

    可是几天后,一个人的到来,让绯月彻底凌乱了。

    这个人一个矮胖的男子,头顶已经成地中海分布了,小眼睛倒是很有光彩。

    请问是夜弥绯月小姐吗男子身高还没有绯月高,仰头看着她问道。

    我是,你哪位。绯月暗自腹诽,她应该是不认识这个男人的。

    鄙人姓杜,叫杜国华,是夜弥英豪先生的律师,我

    你说谁绯月打断他的话,冷冷问。

    夜弥英豪怎么,小姐不认识吗杜国华被她吓了一跳,讷讷的重复了一遍。

    说吧,有什么事情。她压下心底的疑问,虽然很想知道那个男人找自己的目的,不过今天应该能知道。

    杜国华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大叠文件,放到绯月面前。

    夜弥小姐,这是夜弥英豪先生名下所有的财产,共计1200亿美元,其中在世界各国的别墅78栋,六星级酒店105家,珠宝店42家,电子科技公司13家,传媒公司18家,医院35家,另外还有一些夜弥先生投资的

    停一下绯月开口打断,杜先生,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杜国华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憨厚的笑了笑。

    很抱歉夜弥小姐,是杜某的疏忽,我今天来的目的是受夜弥先生所托,宣读遗嘱,夜弥先生已经立下遗嘱,在他死后,其名下所有的产业全部留给您的儿子,莫凌越,而夜弥小姐作为监护人,我觉得和您谈,更方便一点。

    遗嘱她现在恨不得把那个男人挖出来,痛揍他一顿。

    他这是什么意思,开始和他闹得很凶,现在又说死后把所有的财产全部留给她儿子

    搞屁啊

    我拒绝绯月很干脆的回绝杜国华。

    杜国华可谓是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她刚才说什么拒绝不可能吧,要知道有这些财产,可以说是世界第一人啊,有什么理由拒绝。

    不过

    很抱歉夜弥小姐,我不能接受您的拒绝,遗嘱我也已经让您过目了,不过夜弥先生说了,再您拒绝的时候,请看一看这封信说完,从文件里面抽出一封信递给绯月。

    绯月接过来,她对于父母的事情的真相,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模糊的,事情发生了太久,从蒂斯,到夜弥英豪,她已经有点混乱了。

    信很长,足足有八页纸,可是里面说的很详细,详细到绯月能感觉到心跳已经超出了负荷。

    看完之后,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一种什么心情去面对这份硬塞给自己的巨额遗产,不知道怎么面对父母,以及那个小叔叔

    夜弥小姐,您的意思呢杜国华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女孩子,他就是那个老家伙惦念了一辈子,却躲了一辈子的丫头啊。

    他现在怎么样了绯月轻声问道。

    杜国华微微一笑,这代表她是答应了

    他在医院,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要去看他吗

    我不知道轻轻的摇头,她不知道,不知道该用一种什么心情去面对那个人。

    夜弥小姐,事情已经过去快七年了,这么多年他也不好过,虽然富可敌国,但是每晚都会睡不好,他怕你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怕你看他那种痛恨的眼神,呵呵,其实说白了,他爱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了吧杜国华的声音很慢。

    他的话在绯月的耳朵里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那么空洞,那么酸涩。

    她也爱小叔叔,只是那种爱,和他对自己的不一样,就算是这样,她也无法原谅那个人,为了这种畸形的爱,毁掉了她的家,毁掉了她的父母。

    杜国华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也已经不重要了,总之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彻底的结束了。

    没有去深究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收手,也没有问他到底是什么病。

    她安静的站在加护病房外,看着里面的医生在不停的忙碌,而那个人,那个原本俊美无铸,风光无限的男人,现在已经满头白发,苍老的可怕。

    终于在医生忙完后,杜国华递给她一套衣服。

    穿上吧,进去要穿隔离服,我想,你应该是有话和他说的。

    绯月静静的穿好衣服,走了进去。

    老人静静的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皱纹无情的爬满了他的脸,原来时光带走的不止是青春,还有一个人的感情。

    你,来了。夜弥英豪睁开眼,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依然和他印象中一样,年轻充满着活力。

    嗯,你还好吧淡淡的语气让老人的眼神变得暗淡。

    还好应该算是好吧,虽然时间剩下的不多,但也正因为这样,才有勇气重新见她一面。

    为什么突然收手了,我以为至少要两败俱伤才可以。

    怎么会,我可以不在乎夜弥家族,但是对于小月儿

    他的话没有说话,但是绯月心里明白,很明白。

    你不是全球最好的医生吧,怎么还会变成这幅样。

    她心里很矛盾,明明是恨他的,恨他的无情,恨他的不择手段,手足相残,可是对她却有着那么深沉的爱。

    报应吧,咳咳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半晌才停住,脸颊已经涨红。

    纵使再不情愿,可依然无法看到他这么难过,走上前,抬手给他顺着口。

    夜弥英豪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俏颜,心里觉得就算现在死了也值得了,原谅不原谅已经不是重点了,死前还能见到她,一切都值得了。

    对于害死大哥和大嫂,他不后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依然会那么做。

    外面杜国华已经再和她招手了,探视的时间已经到了,因为是特殊加护病房。

    要走了吗老人浑浊的眼神看着绯月,那种不舍和难过,还有祝福和悲哀,差点逼下绯月的泪水。

    嗯,你好好养病,我以后会来看你的。她点点头,把他握住自己的手放进被子里,然后俯身在他脸颊边吻了一下,一颗泪,落下。

    转身,离开。

    夜弥英豪颤抖的手捂住刚才被她亲吻的脸颊,一抹淡淡的笑意出现在唇边,依稀能看到年轻时候的样子。

    小月儿,我的小月儿

    可能是真的很疲惫了,他想休息了,等再睁开眼,希望自己的身子能争气一点,他还想多看几眼,多看几眼

    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出生在世家名门,虽然是小儿子,但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帅气,聪明,父母疼爱,哥哥对他也是爱护有加。

    他心里也明白,父亲有意把公司传给他,可是他对于商业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喜欢医学,而父母的开明,也让他能够走得更加顺畅。

    后来,毫无悬念的,哥

    哥继承了公司,他则是在世界各地,钻研着让他痴迷的医学髓。

    某一天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大嫂怀孕了,在他刚放下电话后,又一个消息是他获得了全国医学新成就大奖。

    后来游历各国的时候,顺手治好了一个国王的颅内出血,而那天也正是他那个小侄女出生的日子。

    他总觉得这个小家伙就是他的福星,总是带给他好运。

    回到家,第一眼看到襁褓中的小娃娃,他只觉得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不断充斥着他。

    她很小,很白嫩,头发稀少,但是却唇红齿白,尤其是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相信,长大后她会是一个大美女,而她对着自己咯咯笑个不停的可爱样,让他连沦陷都毫无知觉。

    随着她的长大,他也一天天的面临着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婚姻。

    说真的,他无数次的说服自己,找个合适的女人,生儿育女,但是,想到她,他心针扎一样的难受,那种感觉,就算一辈子孤独下去,也不想勉强自己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其实如果是这样一直下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是他眼神中越来越明显的欲望,总会有人发现,而这个人正是他的大嫂,夏薇。

    关于那一天的事情,他已经不想提了,但是却永远忘不了大哥那血流不止的后脑和大嫂痛苦的眼神,颤抖的手指,和指尖不断低落的殷红。

    是的。因为这件事情,父亲死了,大哥落下了后遗症,大嫂也情大变。

    而他,也终于再某一个深夜,一个人身无分文,净身出户。

    他不知道他自己离开后,那个可爱的小丫头会不会哭着找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没有他的陪伴晚上睡不好。

    未来的日子,变得漫长而苦涩,他每想一次她,对于兄嫂的恨意就多一分。

    靠着自己多年在社会上的人脉,他很快就累积了一笔财富,并且不断的充实自己,想着更高的巅峰攀爬。

    可是岁月依旧不会眷顾他,时间的流失加深了爱恋却带走了容颜。

    凭借着自己高超的医学造诣,他不断的做着实验,后来是成功了,他皮肤依然弹结实,身材依然俊逸修长,但是却变得体弱多病,他自己明白,那是抗衰老基因在吞噬他的健康。

    后来很多年,他可谓是呼风唤雨,鄙睨苍生,可是却惟独害怕那个女孩子。

    害怕她清澈的眼神,看到他后会不会变得愤怒,痛恨,以及怜悯。

    那种想毁掉和极度不舍两种极端的情绪,让他衰老的脚步迅速加快。

    如今的夜弥英豪只有47岁,可是看上去却像74岁的老人。

    英豪,一切都结束了,那个小子,完全可以和你当年相媲美。杜国华进来微笑的看着他。

    夜弥英豪虚弱的点头,是啊,还是个同情心泛滥的臭小子,和我很像。

    是因为这个小家伙吗因为他你才放手的

    不是,不是的,因为我依然爱她,她是我这个世界上最舍不得伤害的人,虽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是她以后能够幸福,国华,我依然不后悔。

    杜国华背过去了一把泪,我的,傻兄弟。

    是啊,我很傻,国华,这么多年,也就你还陪在我身边了,很感谢你,我也累了,想休息一会,等,月儿,月儿来了,你要喊,喊我他声音越来越小,我还想,想,看看她的笑脸。

    杜国华眼泪疯狂的涌出眼眶,紧紧的咬住牙关,双臂垂在身侧,握紧拳头努力压制自己颤抖的身子。

    我,知道,我都知道,傻兄弟,你好好睡吧,那小丫头来了,我一定喊你起床一定一定

    结局篇:告诉全世界,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妻。

    更新时间: 0:54:35 本章字数:4969

    绯月觉得很累,那种累,已经让她近乎垮掉了。爱蝤鴵裻

    莫羽扬看到坐在客厅里发呆的小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事情能有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也有点意外,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幕后主脑放弃了计划,如果他猜的没错,夜弥英豪最终的目的是让绯月一无所有,然后以一个亲人的姿态,强势入主她的人生,如果他没有生病的话。

    想到那种后果,他就忍不住后怕。

    走上前,捞起她放到自己腿上,用力的抱住,有种失而复得的狂喜。

    不要想了,能有这样的结果,对他,对我们都是再好不过了。

    她也明白这样最好,可是那深埋在心底的亲情,让她难以平静。

    抱住他的脖子,身子还在隐隐的颤抖。

    羽扬,结婚吧

    很快就要30岁了,那种孤单和寂寞,让她更是难以控制的被侵蚀,她要他,要一个家。

    好他点头。

    她原本想要一个简单的婚礼,只有亲人就可以,可是莫羽扬表面答应,背后却有一连串的大动作。

    当已经为人母的乐语乔和未来的准嫂子凌踏雪给她化好妆,换好新娘礼服,都忍不住为她高兴流泪。

    月儿,你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两人由衷的赞美,为他们这段长达十二年的恋情而祝福。

    来接新娘的莫羽扬同样的被她的美而震撼的目瞪口呆,缓缓走上前,在她粉颊落下一个吻。

    我的太太,你很美。

    谢谢

    英俊的新郎弯腰抱起他的爱人,在所有人热情的祝福下走出家门。

    等看到外面那壮观的场面,绯月彻底的傻眼了。

    上百名身穿军绿色兵服的男儿,笔挺的站在两侧,由法拉利,兰博基尼和悍马所组成的车队,绵延数公里,让人咋舌,外面人山人海,喊声震天,让绯月怀疑是不是全龙海市的人都在今天赶了过来。

    我都说了简单点的。她吞吞口水,抬头看着抱住自己的男人。

    莫羽扬清雅一笑,怎么可能,傻丫头,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手心里的宝,是我莫羽扬的妻

    你讨厌眼泪凝聚,眼神缠绵,丝丝扣动两人那颗早已不言而喻的心。

    妈咪,你今天好漂亮哦,是吧哥哥

    娇嫩的声音正是小贝。

    嗯,是很漂亮。

    这个自然就是小帅哥小宝。

    今天两人也穿上了公主裙和小西装,作为爹地和妈咪的花童。

    可爱的样子,瞬间秒杀了无数人的眼球。

    莫羽扬把妻子抱上车,直奔教堂,身后数百弟兄,齐声高喊,声音嘹亮而整齐。

    恭祝老大和大嫂新婚快乐,恩爱百年

    这阵仗,无疑是让人羡慕嫉妒恨,而记者的胶卷,也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教堂里,所有和两人关系不错的朋友,同学都出席了,但是却让牧师觉得有点多余,因为本就没有他说话的机会。

    莫羽扬从殷轻扬手里接过爱妻的手,看着她娇羞红润的脸颊,觉得他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拉着妻子的手站在前面,牧师张嘴刚要说话,却被莫羽扬抢了先。

    各位到场的朋友,今天是我和月儿结婚的日子,感谢你们到场来为我们祝福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这流程不对啊

    莫羽扬自然知道,但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我和妻子认识已经十二年了,这么多年,她为我受到的伤害,吃过的苦头,我曾经无数次的感到难过和愧疚,明知道她对我的感情,却一味的逃避

    他的声线很好,缓慢而有节奏,众人好似知道他的目的,都静静的听着。

    但是,今天作为一个幸福的日子,我却只想对我身边的女子说声感谢转身面对着已经有点傻住了的小女人,月儿,感谢你一直都爱着我,感谢你从来没有放弃我,感谢你对我的包容和体贴,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更要感谢你,给了我这么一对可爱的孩子。感谢你的勇气,强势的挤进我的世界。感谢你的坚强,让我看到了自己有多么的可恶。感谢你的爱,让我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月儿,我的妻,谢谢你的爱,从没停止过的爱

    绯月已经感动的泣不成声了,泪水肆虐粉颊,双眼水蒙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爱你,一直都爱,永远都爱

    他轻笑,那么的俊逸,那么的温暖,然后垂首吻住她颤抖的红唇。

    在做的人都感动的一塌糊涂,很多了解莫羽扬的人第一次知道,这个男人也可以甜言蜜语,而且说起来毫不含糊,并且已经到了逆天的程度。

    终于看到两人热吻的样子,下面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高呼着他们的名字,祝他们幸福。

    事后,一行人赶到名爵大酒店,酒席上,莫羽扬搂着妻子的腰,一圈圈的敬酒,期间绯月还要不时的进去还衣服,这场婚礼宾客尽欢,后来的很久很久,都被人谈论着。

    夜很深,这个时间除了喜欢夜生活的人,几乎都已经睡着了。

    两人就算酒量决定,此刻也都有点晕乎乎了。

    绯月强打起神坐在镜子前卸妆,莫羽扬则在浴室洗澡。

    累不累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男子,从后面抱住她,和她一起看向镜子里面。

    他虽然洗过澡也刷了牙,可是依然能闻到淡淡的酒气,想起今天是两人的新婚夜,不由得心跳加快。

    还好声音柔柔的。

    莫羽扬被她的语调也挠的心尖痒痒的,抬手给她拨开额前的发。

    还好洗澡吗

    嗯喝了那么多酒,不洗澡会不舒服。

    那好一把抱起她,一会一起

    她媚眼如丝,任男人把她放到柔软的大床,双手灵活的在她身上游弋,点起簇簇情爱的火苗。

    羽扬,等一下,洗完澡她现在感觉全身很不舒服。

    莫羽扬已经等不得,伸手扯下她身上的睡衣,没有内衣的包覆,一对饱满雪白而娇嫩,在他的注视下渐渐的绽放颤抖。

    没关系,一会就让你舒服

    张嘴含住,肆意的挑逗,让她的娇吟不断溢出红唇。

    当那灼热挤进她的紧致,绯月不得不承认,她却是舒服了,但是也舒服的太过头了。

    好长时间后,两个才气喘吁吁的相拥在一起。

    我可不想再生小孩了两个已经够了。

    嗯,我已经做过手术了莫羽扬着她的粉肩低语。

    绯月错愕,接着没有说话。

    羽扬,你是不是很久以前就爱上我了这句话她很早就想问了。

    莫羽扬身子一僵,很久没有说话。

    她疑惑的抬头,感觉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个男人居然也会脸红

    看来我猜对了她想个小老鼠一样,笑的很开心。

    女人,你很得意他声音低沉,眯起双眼看着她的笑,虽然很美,但他大爷不爽了。

    我为什么不能得意。至少她不是单相思。

    莫羽扬翻身压住她,在她惊呼之前,伸出手指滑进她的檀口,搅动着她的粉舌。

    那就表示,老公没有喂饱你

    说完,战场重新燃起欲火,不断的蔓延。

    直到天际渐渐的泛白,莫羽扬才在不知道结束了第几轮后,翻身下床,抱起已经累的快晕过去的女人走进了浴室。

    .全文完

    < tpe"">

    20:5 创建于

    vr&bsp;&bsp; "";

    <>

    < sr"ttp:pro...js" tpe""><>

    &bsp;&bsp;.